• Oct 13 Tue 2015 04:31
  • 舅公

常常會在無眠的夜裡 想起一個其實跟我沒多大交集的人 >>>我的舅公 黃雲先生

這位有著很深酒窩的老先生 如今也離開人世間很久了...

 

有記憶以來 舅公就是一個胖胖的 滿臉笑瞇瞇的鄉野醫生(無照)跟隨軍隊來台後 一直單身未婚 住在新竹的湖口 開了間小診所 靠著打仗時做軍醫學來的一些醫學知識 幫鄰居看看小病...

 

媽媽在世的時候 每年總有兩三次會帶著我去探望他 我也很喜歡那裡 玩玩他的玻璃針筒 吃著鄉下餐廳的牛排 然後彷彿享受特權似的 讓一名“認識的”醫生幫我做健康檢查  在那小小的城鎮 附近都是認識舅公 親切的老鄰居...

 

過了些年 舅公每年總要上台北 扛著厚厚的中醫書籍 說是要借住一宿 第二天要考中醫執照(本來是要考西醫 但可能機會真的太渺茫了)我也不太去關注到底考上沒?只是第二年他又來了 一樣的裝備 一樣的理由...年復一年

 

很久之後 突然覺得 舅公怎麼好久沒來台北考試了 問媽媽 媽媽也沒多說什麼 但我想他不來了 是不是也代表他正式的 無奈的放下課本 放棄考試  告別唯一可以糊口的工作了吧!  

 

舅公不考試了 台北也幾乎不來了 沒幾年後 他在台灣唯一的親人 我的媽媽也過世了 我們家與他的距離越來越遠

 

記得有一年 我媽帶著我跟舅公 在大陸開放探親時 第一次回上海看我的外婆 也就是舅公的妹妹 那次 我媽跟我外婆隔了四十年的初相見 那種眼淚狂飆淹大水的畫面就暫且擱一邊 我反而是看到一直笑瞇瞇的舅公 開口問了外婆 他們媽媽的墳還在嗎?外婆說:文革時早就鏟掉了..舅公當場就大哭...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 老人也有媽媽 老人也會想念媽媽 老人也是從小孩子長成老人的....

 

我結婚時 媽媽已經過世了 爸爸也因為在遠洋船上 趕不回來 婚禮的頭一天 舅公來家裡看我 我堅持請他婚禮時要坐主桌大座 但他也堅持看看我就要回新竹 不去吃喜酒 我看的出來他的心情 沒有像樣的紅包 沒有像樣的衣服...他可能不知道 我一點都不在乎  但我也願意尊重他的顧慮 不去為了滿足我孝親的願望 而使一位老好人尷尬窘迫的吃這頓飯...

 

又過了幾年 我接到了新竹醫院的電話 說他住院了 情況不太好 我趕過去看他 我記得他最喜歡吃蓮霧 我帶著蓮霧去看他 他在病床上 吃的好開心 沒過幾天 醫院就通知我 他走了....

 

處理完他的後事 順便去整理一下那個曾經有我童年腳步的小診所 也是他的住家 ...一片狼藉 廁所又髒又臭 滿屋子陰暗霉味撲面而來 一個老單身漢 晚年眼力幾乎是瞎的 行動不便 經濟環境又不好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痛心 這些因為戰爭 流離來台 所謂的老榮民的處境 !

我找到一本小冊子 是舅公用來記流水帳的 每天每天寫著...

小菜...20.-

報紙...5.-

紹興酒...50.-

白饅頭...10.-

衛生紙...10.-

-------諸如此類的現金帳

沒有間斷過 但字跡越來越歪斜 一直寫到他住院的那天為止...

我把這本小本子帶回來留作紀念 但我沒有一次敢再翻開它看

 

說來!!這也都是許多年前的故事了!!

說來!!舅公一身孤苦 但總有一個我 永遠不會忘了他!!

 

創作者介紹

呢喃低語

加百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嗡嗡嗡
  • 絕大部分的人一生都是平凡的 沒能名垂千史 更不曾改變世界 和天地宇宙相比 也就和一隻螞蟻差不多 但死後 能有一個人記得你 也就不枉此生了
  • 莫赤匪狐
  • 是啊....老人也是小孩來的.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