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跟我的那群死黨,吃飯閒聊到連新聞八卦都說完了, 於是,

大家開始聚會時開始選擇唱歌,由於大家年代一樣老,臉皮一樣厚,

歌喉一樣差,所以,每回唱歌總是帶著沙啞的喉嚨跟一臉滿足的解散

這樣的模式近日來總是玩也玩不膩,快樂的不得了....^_^

 

想那天,我麥克風暫時搶不到手,閒閒只好翻著點歌本,翻到兩字部時,

一眼就看到了一首歌,叫做"寒星".....剎那間,一種來自心靈深處,幾乎

快遺忘的回憶,湧上心頭,我豪不猶豫的就點了它。當場,立刻氣昏了一

堆人,各種嘲笑,鄙視,同情.....都一一出現,連那個點"海鷗"的朋友,

都搖搖頭說: 你啊..你到底是幾年次的? 怎麼...這種我媽的歌, 你也點....

我似笑非笑神祕兮兮的不想多說,一個人在眾冷眼中默默的唱完。

 

他們哪裡知道.........哪裡懂啊......

 

十歲那年,不知道從哪裡突然跑出一個錦鳳姊,她小我媽不多,總叫我媽阿姨,

於是我也順理成章的叫她姊。如今想來她應該算是我媽的姊妹淘。

 

在當時那個年代,反共復國高掛嘴上的年代,民風純樸,男孩子頭髮過長上街,

警察都可以取締的年代,這位錦鳳姊讓我初識原來男女是這樣分的....

 

當時,對我來說,男的就是男的,女的就是女的,至於,甚麼是帥的,甚麼是美的,

就跟我看不是黑頭髮的都是外國人一樣,絲毫分不出來。不知道外國人也有黑頭髮的,

而不是黑頭髮的也不一定就是中國人,也一直到好大,才知道隔壁班的那個白頭髮

白皮膚的外國同學,原來是得了一種病叫"白化症"....

 

錦鳳姊極注重穿著,大喇叭褲裝總是成套的,皮包跟高跟鞋一定是同色系的,頭髮一絲

不亂,上頭偶而飛揚著一隻小蝴蝶,偶而又是一朵小玫瑰花。

她個子嬌小,說起話來甜膩嬌柔,走起路來風姿妖嬌,看習慣了我媽高頭大馬,聲音宏亮

,在大馬路上一得意起來,笑聲之大連警察都差點吹嗶嗶....這時我才知道,原來錦鳳姊這

樣的女人身上擁有的東西,就叫做"風情"

 

唉...風情萬種....風情萬種的女人愛情也是轟轟烈烈的啊。

 

當時,她就有一個跟我一樣大的女兒,可是,卻早早就離婚了,那年代,我看離婚的人就跟

看殺人放火的人一樣,都是壞人。

可她又一點也不壞,對我們小孩子雖不怎麼親切,但總是低聲軟語的,她喜歡的是跟我媽聊天,

三天兩頭的約我媽去吃飯,喝咖啡,席間總有講不完的故事,有時看她眼眶泛淚,有時看她喜上

眉梢,常常會看她帶不同的叔叔,說是來給我媽打分數。

我回家後問我媽 哪一個才是小玲(她女兒)的爸爸,我媽總是眉頭一皺的說: 都不是,小玲的爸爸

比那些男人都好一百倍....然後,接下來,總是一頓罵說..小孩子管那麼多,偷聽大人講話,下次

不帶你去了...我也總是一點都不怕的左耳進右耳出,因為,爸爸是船員,家裡就我跟媽,她不帶

我出去,總不敢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裡吧...呵呵

 

就這樣,台北無數的咖啡廳,放著當時流行的歌曲,天真活潑又美麗,千言萬語,還有我

的"寒星"....

我面前總有一杯"火燒冰淇淋" 要不就是"香蕉船"...當時,總也猜不透為什麼火燒著冰,而

冰可以不融化。

這些歌曲,伴隨著感覺好高檔的西點,我忍著紮的死緊的辮子,衣服乾淨的難受..但心裡又

有一點點的虛榮,覺得自己比學校裡那群總是打躲避球,吃辣蘿蔔乾,唱春神來了怎知道...的

女生多了一些甚麼...

 

哈哈 如今想想,大概就是"風情"吧...

 

~~一顆寒星,劃破了層層的烏雲,它的光芒閃耀不停,是那樣渺小孤寂.....~~

所以說,他們哪裡會懂,哪裡會懂....

當我聲嘶力竭的唱這首歌的時候.....我其實只是唱 一份回憶啊...

 

 

 

 

 

創作者介紹

呢喃低語

加百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嗡嗡嗡
  • 我很喜歡 把一個小孩眼裡的世界描寫得很生動 讓我也想起我小時候也有單純看世界的時候 你文字中的細膩 讓我彷彿又聽到妳媽爽朗的笑聲 品嘗到小時候不容易吃到的香蕉船 你的文筆沒讓我失望 要繼續喔
  • Spencer  Kawasaki
  • 您讓我想起了小美冰淇淋,我馬上要開車去99大華超市瞧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