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小人稠 對土地的情懷中 排在第一的 不用思考的 絕對是"充分利用"

每家小餐館 咖啡廳 簡餐店 後門的防火巷一律是洗菜 切肉 大鍋炒的好地方

當然 前廳店面乾淨亮麗 油畫燭台 音樂香氛...無論你是情竇初開 還是看破紅

塵 吃飯配情調總是不會排斥的吧...我想

 

這幾天 我就在這樣的氛圍中渡過

等等... 我是指"後巷"的氛圍

 

由於教堂主日學開課 我基於...嗯...該說是一種衝動吧 自願去教友開設的餐廳

幫忙洗菜 提供小朋友們的中餐(好在只有五天) 我其實也從來沒有在餐廳打過工

的經驗 不過 家庭主婦當了多年 這點小事 我眼皮都不用抬一下的 對吧...我想

 

其實 除了腿痠 一切也都還好...

 

那天 當我正洗著大把的空心菜 心裡盤算著待會先切紅蘿蔔好還是先剝蒜頭好時

頭頂傳來轟隆隆的巨響 低悶沉重的飛機引擎聲 自遠而近的越來越清晰...

有那麼一分鐘 突然不知身在何處 明知現正是太平天國 戰爭是書上的事 怎麼有種

想往防空洞裡跑的感覺...抬頭往天空中看 防火巷的天空基本上 就像是在井底看天

一樣 四周高樓包圍著 僅剩窄窄的一條水溝般的小藍天 小白雲...

 

就這樣抬著頭 當轟隆隆的聲音感覺已經快到鼻尖時 終於看到五架戰鬥機 拖著五色

噴煙的尾巴 成雁行飛過...喔 喔 喔...原來是國慶日快到了 現在正在彩排 從總統府

前展示過後 經過了我的上空...

 

啊~~多美好啊~~我們國家的生日...

 

當然 十月十日雙十節長久以來 對我而言 那只是個放假的日子...可是 那天的我 手上

握著濕淋淋的空心菜 張著大嘴抬頭看天時 心中想起的只有那一年...我17歲的那一

年...我很傻氣也很天真的那一年... 我到現在想到就覺得又想哭又想笑的那一年...

唉~~那年的雙十節啊...

 

有些事情 其實說起來也沒甚麼 可就是當下好玩極了 事後忘了很久 然後 某一天突然

想起...最後 搞得自己又想哭又想笑....

 

那時候 我有一位高中同學的阿嬤住在基隆海邊 她約了我們大約五 .六個同學  一起去

玩 對於這種難得的機會 不是去看電影啊 吃東西啊 逛街啊...而是去...那種感覺陌生的

鄉下親戚家 大家都興奮極了 同學阿嬤是個老好人 所謂老好人就是根本不管我們...也

不像現在的父母 對小孩有太多的關心與照顧...

基本上 她阿嬤就是只負責做一堆吃的喝的放在桌上 隨即不見人影 我們完全的主宰了自

己那一天的時間跟生命....呵呵

 

以前 不是常看書上描寫人被甚麼甚麼K到會"眼冒金星"嗎?

那天我們照傳統 是一定要玩的枕頭大戰中 我就被我同學(嗨 莉莉 你好嗎? 好久不見 我好

想你喔)一個枕頭砸過來 我馬上中劍倒地 有五秒的時間 一片黑暗中 金色的小星星閃爍的

在四周放光芒...

哇~~其實不會痛 也不暈...

哇~~為什麼被打了還笑的快斷氣...

哇~~這樣的金色星星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看到的呦... 

哇~~這種滋味 就是青春的滋味嗎...

早上十點 幾個人窩在電視前 邊吃零食邊看總統府前實況轉播的閱兵大典 強烈的批判每個

學校儀隊的服裝(當然罵的最兇的就是北一女) 嘲笑農會代表行經司令台前的土氣 鄙視政

戰學校女兵的長相 挑惕陸軍官校男同學的身高 氣憤為什麼連XX爛學校也可以參加 而我

們學校卻不行 ...唯一大家不約而同靜默的時候 就是三軍儀隊出場的時候 每一個都身高180

雄赳赳氣昂昂 加上英挺制服的加持 我們也就不好多說甚麼了...哈哈(其實是早就芳心大開啊)

 

下午 同學的舅舅開了小貨車 叫我們一票人坐後面(奇怪 那時候完全沒有交通安全的意識 可

是卻擁有沒有任何拘束的自由)載我們到附近的海邊玩 說好時間到了就來接 ...這個就更自主

了 所謂"時間到了"就來接 是沒有先說好幾點的 而是照舅舅認為適當該回家的時間 就是"時間

到了"...(想想應該也是他忙完了的時間 哈!) 那時也沒有手機 可也沒人(包括來接的與被接的)

擔心聯絡不上之類的... 總之 最後一定就是會好端端的回到家...

(想想 沒有手機的年代 規則運作的如此確切 有不方便嗎? 我看是沒有吧 呵呵 我想)

 

那時候的海邊 因為沒有汙染 加上是在地人(舅舅)帶我們去的秘密海邊 一般遊客不多 所以 無

論是抓螃蟹啊 檢貝殼啊 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

我們下海游泳也不需要甚麼游泳衣 蛙鏡的...都是身上穿甚麼就往海裡跳 玩夠了上岸躺在大石頭

上曬乾 更沒有任何防曬的觀念 曬到起水泡就讓它起吧 頂多回家拿小黃瓜擦擦 一星期後水泡自

然會破掉 新生的皮膚又細又嫩 現在想想這是多麼不花錢的換膚啊.... 

 

陽光.. 沙灘.. 大海.. 藍天..17歲的少女..開小貨車的舅舅..做完菜便不見人影的阿嬤..

哈哈 哈哈...我覺得我的快樂快要滿出來了

 

但....有一個謎團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 我這些年來 常常重覆做一個夢 其實 我也搞不清楚是夢還是曾經發生過的事 ...

就是跟這次的遊玩有相當程度上的關連...

我常常夢到 我在一個沙灘上 跟我那幾個寶貝同學蹲在那裏 每人佔據一個地方 默默的挖錢

沙灘裡 到處都是銅板 隨便一挖就是一個 完全不需要太費力就能挖到 中途 我們說過 要把這些

錢馬上花掉 因為怕是不吉利的錢財 留著不好...

 

或許 那曾經真的發生過 也或許 後來我也就常常夢到過同樣的情景...我不記得了...

只是迷迷濛濛的感到所謂幸福的滋味 感到陽光的燦爛 感到無憂無慮的青春年少...

 

癡癡地想著過往的種種 任那空心菜的水已經在腳邊形成一個小水窪 直到老闆娘出來叫我

問我有沒有看到戰鬥機飛過 我才如夢初醒 回神到我的工作上 ....

邊忙邊跟她說: 有啊 我有看到飛機喔...好壯觀喔...正式演出時一定很精彩....

                    我是最喜歡雙十節的了 喜氣洋洋的充滿朝氣的一個節日....

然後 像蒙娜麗莎一樣神秘的露出沒有人能猜得透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呢喃低語

加百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pencer  Kawasaki
  • 在美國我只參加過一次雙十慶典,因為那天可以讓我帶著我的美國護照與快過期的台灣護照去伸請新的台灣護照,第一關台北經文處那位副處長看了我的美國護照後,問了我一大堆問題,我心裡想我是美國人可是會想偷渡到台灣?
  • Spencer  Kawasaki
  • 日本的國慶日,是天皇陛下的生日,稱之為天長節。現今明仁天皇陛下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三日,正好是聖誕節前夕,全國放假一天。日本的各地方政府會舉行慶祝會,但有些地方政府在慶祝會上不會放置日本國旗與唱日本國歌,因為日本國旗與日本國歌被視為二戰軍國主義的象徵。在天長節當天在東京都的日本民眾會透過警視廳的安檢後,進入皇居內苑,向天皇陛下祝壽。
  • Spencer  Kawasaki
  • 美國的國慶是七月四日,那天美國人會聚集在一起,烤熱狗與烤肉,電台會大量的播放愛國歌曲,晚上會放煙火慶祝!
  • 嗡嗡嗡
  • 雖然很久沒看你的文章(低頭慚愧中) 但發現它們魅力依舊 總會讓我深深的陷進去 非常喜歡那個手握空心菜的大嬸和在海灘大石頭上曬乾衣服的少女那種極大的反差
    而她們卻是同一個人 這讓我不禁聯想 街上隨時擦肩而過 為生活忙碌 為五斗米折腰的人們 內心是不是都有著一個依舊閃亮 充滿熱情 色彩繽紛的角落 我最近才看到一句話 "你以為我一出生就是個大嬸嗎?" 不知道為什麼 這句話讓我覺得心裡酸酸的 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