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聽台灣安寧照護之母趙可式博士的演講 數度哽咽 激動不已...

 

自己庸庸碌碌活在這世上 沒什麼建樹 但生活中的大小事

在默默卻無感中 卻已經承接了許多偉大的人窮其一生拼來的好處...

 

我父親兩年前 因為跌倒 顱內大量出血 送到醫院時 急診搶救時必要的插了管

(維持呼吸生命) 但由於腦幹嚴重受損 很快的就判定了無復甦的可能 ...

 

我看著父親毫無意識 但胸口隨著呼吸器的律動 上下震動 整個人全身大汗 辛苦

無比...這時候的我 軟弱痛苦 不知道他這樣子的生命還能延續多久 只希望爸爸

趕緊隨天主而去 不要再受這無謂的痛苦了 但法律規定 一但插管 除了好起來或

死亡 就不能拔掉(這也是造成許多植物人 無法甦醒但又靠著儀器活了許多年的

故事) 醫生若幫家屬拔管 就是犯法 除非家屬把自己的親人帶回家 自己拔掉 但拔

管還是要有醫學上專業的手法跟許多感情面的問題 又有哪個親人能做到呢?

 

48小時中 我到處找醫生 求他們讓我父親安然離開 但鑑於法律 醫生們也無奈 當

時有一位呼吸治療科的小醫生 幫我在法律跟感情中間找到了一個方法 他獲得我

的同意 把呼吸器打入空氣的量調到最小 我父親劇烈起伏的胸口漸漸平靜 20分鐘

後 停止呼吸辭世...

 

今天聽了演講才知道 今年的年初 趙可式博士30年來致力推動的"安寧法"在立院三

修 終於通過了最重要的一環 也就是我上面所述 我爸爸的故事...只要醫生評估病人

已無治癒的可能 當初因為急救時所安插的呼吸器 只要有一個家屬同意 便可排除 也

制定了完整的撤除維生醫療的處方 如:三天前就要拔除點滴 完成脫水 拔管前給予類

固醇 強效嗎啡...等專業上的處理 讓病人能最沒有痛苦的進入死亡

 

我們家屬在這各時刻 該做些什麼?

我真的覺得 先別急著找道士來念經 我們應該跟自己即將離開的親人 好好地說說話

說什麼呢? 道歉 道愛 道謝...然後...道別

他安詳的走 我們說出心中最後離別前的話 死亡將不會造成任何遺憾 死亡會成為一個

圓滿的句點

 

我們有一句咒人的話"不得好死" 但安寧法沒通過前 醫院天天在上演這種戲碼 急救到

胸骨全斷 靠儀器撐著 屍斑都出現了人都可以不斷氣...

生老病死這是大自然的循環 我們又怎能因為愛或更不堪的因為自私 讓自己最愛的親人

遭受這等的折磨呢?

醫生們的訓練向來是救生 但怎麼送死 因為牽涉到人文倫理法律 許多國家都沒有做的很好

但也應該開始做了 最重要的是人民的觀念 還有很多人都守著孝道 不捨....說不完的各種

理由 不肯放手...但這真的是對我們所愛的人最好的嗎?

 

安寧病房的推動 靠大家的努力

最後的放手 是人世間最大的愛

 

 

 

  

 

 

創作者介紹

呢喃低語

加百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