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6 Sat 2011 05:49
  • 熾熱

夏日的午後.....
 
在室溫16度的白床單上,深沉的睡著,醒後,看著手臂上,臉上的壓痕,
心裡不知怎麼就覺得滿足極了
 
特意多躺了一會,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剛剛的夢到什麼,重新刷牙,洗臉,
就像又有了新的一天
 
走出門,黃昏的太陽已經沒人屌它了,決定去饒河街吃藥燉羊肉,
這種溫度的夜市,喝著滾燙的肉湯,身邊擠著各種氣味的人群,但是,
我知道,唯有最徹底的黏膩,才有之後洗完澡,最痛快的乾淨
 
很想跟旁邊的人講,不要等我的位子,我吃燙的東西很慢,你們這樣我很有
壓力,心裡這樣想著想著,但訝異的是,我竟然真的講出來了
 
天真的太熱了.....
 
故意買了一杯看起來很髒的西瓜汁,希望喝下去後,能把早上那塊不該吃的
楓糖漿甜甜圈拉掉
 
回家路上的晚風,有著機車排放的廢氣味,夾雜著總是在修路飛揚而起的塵土,
而這一切,竟是如此親切,以前,每一個下班後回家的日子,就是這樣的
 
想哼一首適合此刻心情的歌,在騎車的途中.....
"魔女宅急便"裡,那首純木吉他的音樂,啦 啦 啦.....響起, 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夏日的深夜....
 
想起了馬英九的節能減碳,關掉了冷氣,敷了條冰凍的毛巾在臉上,告訴自己
盡量不要動,別弄壞了剛洗好的身體,迷濛中,突然想到了午後的夢是什麼了,
 
今夜,我一定要給它個圓滿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呢喃低語

加百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encer  Kawasaki
  • 台灣的熱叫warm,Las Vegas 的熱叫fever